STG44突击步枪

[ 2006/07/23 15:44 | by 极品蜗牛 ]
  原文链接

STG44突击步枪

  提到突击步枪,大多数网友第一个想到的自然是大名鼎鼎的AK47突击步枪。
  但是你们可能不知道,不但AK47的设计 源自与苏联的敌人纳粹德国,连突击步枪这个名词,也是第三帝国元首希特勒先生亲自起的。

盒子炮毛瑟军用手枪

[ 2006/07/23 15:19 | by 极品蜗牛 ]

  原文链接

盒子炮毛瑟军用手枪

  说起盒子炮,我想大家再熟悉不过。《平原游击队》游击队长李向阳的双枪打灭伪军电筒,《铁道游击队》刘大队长的纵马持枪解救同志,《红色娘子军》吴琼花一枪打伤南霸天,《回民支队》马本斋击毙叛徒,主角都是这把盒子炮。

捷克式轻机枪

[ 2006/07/23 15:03 | by 极品蜗牛 ]
  原文链接

捷克式轻机枪

  捷克式轻机枪是抗战名枪,该枪造型特殊,棱角分明,极有立体感。一般看过抗战影片的网友,都应该非常熟悉这款武器。
  和其他的抗战武器有所不同,捷克式轻机枪也是八路军和新四军大量使用的一款武器。
  原文链接

中正式步枪(国产毛瑟K98)

  中正式步枪,是整个抗战中国军装备最多的一款武器,也是最实战中有效的一款武器。
  其巨大的威力和优秀的设计精度,曾经是一百多万侵华日军的恶梦。

三八大盖

[ 2006/07/23 11:39 | by 极品蜗牛 ]
  原文链接

三八大盖

  三八大盖---如此恶名昭彰得名字,我想每个中国人都听过这个词。
  长期以来,我们眼中得日本军人形象无非就是小短腿,仁丹胡,带着瓜片帽,拿着三八大盖的侏儒军人形象。
  其中那杆修长得三八大盖作为日本军人得象征,也早就深入人心。
  三八式步枪,作为二战日军的制式装备,成为日军的制式装备长达四十年之久,是很值得一说的。

  原文链接

M24不便于步兵携带
  不便于步兵携带
  M24的尺寸较大,长达0.33米,超过了一般人小臂的长度。
  单兵在战斗中,是不可能使用铁箱或者弹袋的,而是需要随身携带。
  一般的卵形手雷可以轻松的挂在身上,或者放在弹药袋中。
  但是对于长柄的M24来说,由于它的长度太长,只能斜插在皮带上。一般士兵中能够携带一二个就很不错了,而且激烈的战斗中,这样放置的手榴弹很容易遗失。

  在中国的使用
  中国军队从30年代以来,开始大量使用仿制的手榴弹作为制式武器。
  主要的有二种不同的仿制系列,一是仿制苏联1914/1930式手榴弹。
  该手榴弹为沙俄在1914年研制的,技术较为老旧,而且设计思维特殊,造成结构颇为复杂,无法适应中国军工企业的需要,很快被中国淘汰。
  而仿制M24系列的长柄手榴弹则长期保持生产,中国各地的军工企业还在其基础上,自行进行了一定的改进。
  其中数量最多的为巩式手榴弹,为大名鼎鼎的巩县兵工厂生产。于1939年开始大量装备部队,它的特点主要式弹体较短,只有0.22米,是M24的三分之二,重量也只有450克,大约是M24的百分之七十,其木柄形状也做了调整,使之更适合携带。巩式手榴弹在抗战期间大量生产使用,它比M24更为符合中国士兵的臂力和体力,深受中国士兵的喜爱。
  在和它的老对手日式93式和97式手榴弹的交手中,颇占优势。97式手榴弹采用圆柱形铸铁弹体,形状较大,投掷非常不便。它的投掷距离和威力都不如巩式。
  不过巩式也有明显的弱点,就是威力相比M24和其他英美系列手雷都较小。它的装弹量只有50克TNT,使得爆炸力较弱。在和日军交手时候并不觉得,在朝鲜战场和美军交手这个问题就非常明显。
  根据美军的回忆:在一次战斗中,美军有7个士兵紧围着一个小土堆防守,在一个半小时内,中共军于15码的距离外对他们投了50到60颗手榴弹,其中30到40颗没有投中或者被美军丢回去,剩下的在他们防御位置中爆炸。
  在另一次战斗中,美军固守的山头有30人受到手榴弹破片的伤害,但没有人严重到无法继续进行战斗。因为中共手榴弹而受伤的案例在这些连中比比皆是,但是致命的案例少之又少。
  在很多攻坚战中,就是由于杀伤力不够,使得志愿军出现较大伤亡。
  但是德式木柄手榴弹对于抗战中的中国来说是极为重要的。
  由于手榴弹的制造技术非常简单,各级兵工厂都可以大量制造。
  除了国民政府的20多个大中型军工企业可以以月产量二十万到三十万的数量大量生产以外,各地小型兵工厂甚至八路军的土制兵工作坊也可以生产相当多的数量。

  抗战中的使用
  而八路军也好,国军也罢,在抗战中以防御为主。由于步兵火力的不足,单靠步兵发射火力很难压制住进攻的日军。
  而手榴弹作为一种有效的防御武器,在几次重要的防御作战都起了重要的作用。
  比如台儿庄战役的藤县保卫战,川军的守军装备极差,除了土造汉阳造步枪以外,连少量轻机枪也是土造的,重武器完全是无。用这些装备去和装备重炮和坦克的日军第10师团作战,简直就是送羊入虎口。但是,3000川军就是靠了战前送来的一整车手榴弹(当时城墙上的守军每人发给一箱50枚)。
  守军就依靠这些手榴弹,和配备重要和坦克飞机的日军,在城墙下和城内巷战中血战数日,为会战争取了时间。
  在常德会战中,守军在装备上也是绝对劣势,而且以8500兵力对敌人4万兵力,结果以几乎全军覆没的代价,歼灭日军万人。除了靠国军‘虎贲’视死如归的精神以外,每当日军冲锋时,迎接他们的往往是猛烈的“手榴弹雨”。在常德会战的巷战中,74军炮兵团3营士兵李志忠曾经用14颗手榴弹炸死日军70多人。
  而手榴弹优势在衡阳战役中,更是发挥了极大的威力。看看这段历史

  守军越战越沉着、勇敢,他们用手榴弹对付日军的飞机、大炮,把冲锋的日军越放越近,在手榴弹的最有效杀伤距离内打击敌人。
  7月1日中午以后,一直到7月2日上午,恼羞成怒的日军,在飞机和炮火的连续猛轰下,冲锋一次跟着一次;许多回,日军爬上云梯,上了山顶阵地,却又被突然冒出来的中国军队的集束手榴弹给炸掉。冲上去的日军,无论多少,全部被手榴弹报销,总是有去无回。
  7月13日。
  日军第二次攻城又打了三天,仍然未能前进一步,第116师团的攻城主力——步兵第120联队,在联队长和尔大佐指挥下,向山头阵地发动冲锋。在山坡半腰间,遭到从弹坑中突然冒起来的一些中国军官兵的手榴弹狠炸。和尔大佐和许多日军官兵被当场炸毙,冲锋垮了下去。
  进攻张家山的日军第2大队足立大队长和该大队5至8中队所有的官佐,全部在进攻中被守军用手榴弹炸死,该大队活着的士兵不足四分之一。
  日军只能依靠空中和炮兵的轰炸效果向前一步步推进。即用飞机反复轰炸扫射,炮群集中轰击,将山头上的守军官兵全部炸死,才能占领那个山头,否则,只要阵地上还有一个中国军人,冲锋的日军就要挨手榴弹炸。
  7月18日。
  师团炮火急忙给予支援,压制守军人力。支援炮火刚停,日军指挥官一声嚎叫,上千名日军从地上一跃而起,嚎叫着朝守军扑来。等日军近前,守军用手榴弹与敌混战,密集的手榴弹整整炸了一个钟头,冲上去的日军几乎被炸光,守军自己也被炸死、炸伤无数。
  由于两军搅成一团,日军炮火无法开炮支援,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冲锋部队被消灭。这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中国军队之手榴弹肉博战使倍受“武士道”亡命精神熏陶的日军官兵也感到胆寒。


  至于八路军对于手榴弹的使用也是有自己一套战术的。
  由于中共军队缺乏训练,武器装备都很差。步兵实弹射击数基本不到20发,加上很少装备机枪,在远程火力更本无法和日军对抗。
  所以八路军打击日军多以伏击的形式,通常在近距离采用集团冲锋。百米以外很少开枪,一旦开展,便马上抵近射击,继而投出大量手榴弹,在手榴弹爆炸以后,立即以刺刀或大刀进行肉搏作战.
  至于八路军的手榴弹来源则是不同的,抗战前四年主要靠国民政府给予补给还有缴获,其中在林彪意外被晋军新兵误伤以后,当时国民党第二战区司令长官兼前敌总指挥卫立煌闻讯,下令拨给八路军步枪子弹100万发,手榴弹25万枚。
  到了1940年,新四军发动黄桥事歼灭苏北国军一万主力并且造成国军军长李守维和翁达死亡以后,还有八路军歼灭华北六万国军主力以后,国军基本停止了对八路军和新四军的供应。
  这时中共军队因为百团大战,也开始受到日军正规军的扫荡,损失严重,无力缴获。所以当时的手榴弹主要靠自己的兵工厂制造。中共方面由于缺乏原材料和技术人员,手榴弹大量采用黑火药,弹体也大都是铸铁。不但爆炸效果很差,而且单片很少,甚至一下裂成两片。
  就是这样,手榴弹也是八路军战士手中最有力的武器,在整个抗战期间,八路军使用了近八百万枚手榴弹。日军中流传着共军手榴弹厉害的传说,一般来说,日军在扫荡八路军时,会尽量避免近战,就是畏惧于八路军手榴弹的威力。
  整个抗战期间,中国军队一共使用了三千万枚手榴弹(国军二千二百多万枚),这些手榴弹都是M24或者其的改进型,大约40万左右日军士兵伤亡在手榴弹上。